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野骆驼

追梦罗布泊

作者:中国骆驼网   来源:  已浏览【】次  文字:【】【】【
    野骆驼的总数已远远低于大熊猫的数量,成为比大熊猫还要稀少的珍稀物种1877年,俄国探险家普热瓦尔斯基在我国新疆罗布泊地区考察过程中,见到并捕获了野骆驼标本, 1883年将其命名为野生双峰驼西部亚种( Camelus bactrian usferns),因此,罗布泊地区就成为了野生双峰驼的模式标本产地。随着时光的流逝,野骆驼的数量也因人类活动的加剧而锐减,这一大型荒漠动物现已在罗布荒原中濒临灭绝。目前为止,野骆驼的总数已远远低于大熊猫的数量,成为比大熊猫还要稀少的珍稀物种。为了保护这一珍稀物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IUC )将野生双峰驼作为濒危物种列入红皮书,国际贸易公约( CITES)将其列为Ⅰ级濒危物种。我国在珍稀动物保护名录中将野双峰驼列为一级保护动物,人们后来发现,实际在野骆驼远距离的季节性迁徙过程中,罗布泊干涸的湖盆区是周围野骆驼的冬季越冬地。8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罗布荒原的采矿业、旅游业、考古活动逐渐兴起,人类的脚印一步步向荒漠中部的无人区扩展,这不仅带来了一系列的环境问题,同时也对野骆驼的生存带来了巨大影响。1994年9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官员简・海尔博士与新疆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袁国映研究员在中亚持续发展国际会议上开始策划在我国开展以罗布泊为中心的野骆驼国际合作考察工作,该项目得到国家环境保护局的大力支持,最终目的是建立罗布泊为中心的国家级野双峰驼自然保护区。从此,一项国际合作项目拉开了序幕,研究人员开始踏入罗布荒原去追寻野骆驼的足迹。一桶食用油救了一支考察队1996年考察队顺利完成更顺戈壁和楼兰的考察之后,最后一项任务是从罗布泊北部向南部穿插,按计划两辆小车和一辆拉给养的东风越野车将从罗布泊湖盆中心穿过,到达彼岸的库什兰孜一带,踏勘罗布泊南岸的野骆驼。
罗布泊断流干涸,环境变得异常险恶,这里被茫茫无际的流沙,婉蜒起伏的风蚀堑沟,遍布崛起的盐壳,紧紧包裹封闭着。
    考察队的车队进入湖心区后,如同船儿进入了汹涌的大海,那崛起的盐壳犹如怒卷的海涛,越野车在湖盆中颠簸起伏,立起的盐亮时时阻挡着车队的行进。队员们只得边挖路边前进,这时车辆的行进速度还不及一个人的步行速度,每个小时仅仅2公里的速度何时才能穿越这100多公里的湖盆呢?同时,一个更严峻的问题已摆在人们的面前。由于在风沙中长时间行驶,大车的发动机中已吸入太多的砂尘和盐末,使发动机的气缸和活塞磨损过度,润滑油向缸体燃烧室内窜,越野东风冒着黑烟而没有一点力量,没有经验的驾驶员毫无知觉地将所带的30余公斤机油一点点的消耗殆尽。车队已进入罗布泊腹地的湖盆区中心,野骆驼国际联合考察队面临着绝境。大家作了最坏的打算,清理了大车上的所有物品,还有一点给养,但不知道能否坚持到最后?
    在野外困境中,最好的解救方法就是靠自己的力量走出去。最终还是新疆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所的小车驾驶员柳军中师傅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他将大车发动机拆修后,把考察队生活用的食用油混入一定比例的双曲线油,以替代东风越野车的润滑机油。车是发动起来了,可驾驶室内却充满似乎食堂炒菜的菜油香气,这几乎是一个伟大的创举,一桶食用油救了一支考察队。
    荒漠动物作向导,考察队夜闯罗布泊1997年3月,考察队经过两年大范围的调查之后,为克服越野车噪声对野骆驼的惊扰及普通越野车无法深入沙漠腹地的限制,决定靠驼队从南部穿越沙漠深入罗布泊湖盆区,研究罗布荒原中心地带的野骆驼分布状况。
    考察队在阿尔金山建立大本营,将车辆和两名驾驶人员留守接应。考察队以此为依托,随驼队穿越阿尔金山,翻过库姆塔格(维吾尔语的沙山)沙漠,由南向北进入罗布泊。
驼队由17峰家驼组成,加上雇用的4名驼工和向导赵子允,深入罗布泊的队员共计10名。穿越沙漠的首要条件是要有充足的水,队里严格规定,驼队携带的水只能食用,不能用来洗漱,饭后的碗筷只能用沙子和卫生面巾纸干洗。队里所有的塑料桶全灌满了水,每峰骆驼负重近200公斤。几天来,身后的阿尔金山越来越远,驼队一步步靠近罗布泊。连续急行军,发觉行走方向出现偏差,几峰骆驼已筋疲力尽了,要是再喝不上水,可怜的骆驼将会倒在途中。夜幕已快降临,为在天黑前找到地图上标记的水源,考察队派出3人先遣队赶在驼队之前打探路线。
罗布泊寂静得让人恐慌,我带着两名驼工壮着胆子徒步向前走。天越来越黑,荒漠中夜晚靠罗盘定位很困难,看不见前方参照物,罗盘点出的一点一线就像钟摆,一会被甩过去,一阵又抛过来,总走的是“之”字形。盲目闯荡不仅浪费时间,还可能会出事。3人停下商量了一下,凭着多年的野外经验,我据地形坡度,决定向西北方向探路。果然,出去不远就发现一条兽道,有许多羚羊足迹向前走去,兽道逐渐变宽,又有几条兽道并入,不仅有羚羊足迹,还有野骆驼和狼的足迹,大多朝向一个方向。大家顿时兴奋起来,顺着兽道不仅能找到湖岸线,肯定还能轻易找到水源,这些干旱区动物为考察队指引了路线。
    先遣队终于来到罗布泊旁,站在高达4 0余米的湖岸,观察着月光下白色无水的湖盆,突然发现月光反射出一眼清泉,泉水顺渠流向干涸的湖盆,就像一条明亮的长蛇。虽然人不能饮用这眼泉水,但它可是驼队的救命水。
驼队大逃亡,科考队被困罗布泊这次进入罗布泊后,连续一周的好天气预示着一场大风暴的到来。考察队已开始研究下一步工作,再有一天即可结束这一带的考察工作,然后横跨库姆塔格沙漠,并再次穿越阿尔金山去考察另一条线路。
    1997年4月13日,在欧美人所谓的“黑色的1 3号”那天,时钟刚刚跳过0点那一时刻,大漠深处刮起了狂风,沙暴卷着砂石四处狂舞,考察队员的德国防风帐篷里灌满了流砂,大家只好将外衣蒙在头上坚持到天明。这时驼工住的双层尼龙帐篷被狂风撕破一层。风暴仍在刮,大家赶快起来收拾残局。早餐后,与平时一样各自准备着物品,待骆驼赶回后顶风完成最后一天作业。但等了许久,只有一位驼工牵回两峰体质极差的骆驼,其中一峰还是小母驼。其它驼群和驼工都没回来。风继续刮着,荒野里昏天黑地。风暴仍没有丝毫停息的迹象,这时我们才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驼群的集体大逃亡,将使考察队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这时没有电台将考察队沙漠历险的消息传递出去,大本营也不知道荒漠腹地内的情况。
    考察队清点了所有食品、饮料和水,作了最坏的打算。水仅剩最后9桶,食品也不多了。生命之水仅够4天,但这几天能否找回驼群?返程还有几天路程,一旦断水,科考队将葬身罗布荒原。寻找骆驼是当务之急,科考队当即组织小分队四处寻找。为节约粮食和水,队员们用湖边仅有的一眼野骆驼喝的威泉水,煮起了驼料,吃着煮熟的咸玉米,一会儿腮帮就酸痛得不能张口。考察队年龄最大的是来自肯尼亚的捷斯番,他拒绝大伙的照顾,牙咬不动他就用湖岸边的石块把玉米粒磨碎煮粥吃,喝粥时里面的沙粒嚼起来也不好受。队员们就这样为后来走出大漠创造了条件,积蓄了力量。
    历尽艰险,考察队胜利穿越库木塔格沙漠1999年4~5月,考察队再度组队深入罗布泊南部地区,又踏上一条史无前例的考察路线。前期考察发现罗布泊的野骆驼春季大都在南部活动,此时正集中在向阿尔金山迁徙的途中,所以这次考察区域很特殊,不仅要穿插在罗布泊南
部的荒漠和阿尔金山之间,还要由西向东纵穿库木塔格沙漠,这是一条前人从未涉足的线路,由于沙山太大,当时的丝路南道只能在此绕行。
    5月4日夜晚,我正在通过电台联系之际,突然一个黑呼呼的庞然大物咚咚地从身后窜来,我几乎惊呆了,随手提出枪打开手电筒一照,原来是一峰野骆驼从我们设在山口的营地中穿过,听到我的喊声后,大伙都窜出来观看,野骆驼惊惶失措地冲出营地,绊倒在营地旁边的拉电台天线的绳子上,一时间十几米的电台天线断成了几截,野骆驼也跌倒在地,打了一个滚后爬起来又横冲直撞地跑了。野骆驼的确是吓坏了,可我们的电台却中断了电波。后来才知道是考察驼队返回时
惊吓了野骆驼,野骆驼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拼命冲过了考察营地,它可能并不知晓我们是为它们的生存而来,是他们的好朋友。
    考察驼队回来后,简・海尔博士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说“太妙了”,三天的路程中一共见到54峰野骆驼,其中第一天就见到一群37峰的驼群,驼群中还有17峰小驼,这是考察队四年来在野外发现的最大的一群;而且有近半数的幼体,表明野骆驼的保护工作还是大有希望,现有的阿尔金山野骆驼自然保护区的确还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如果能将罗布泊纳人保护区,这将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一片野双峰驼保护区。5月8日,当地时间早晨8点30分,考察队又兵分两路准时地出发了。车队经民国时期的废弃公路,从青海、甘肃省界至拉配泉,着手向西接应的工作。驼队一行7人进入沙漠考察。刚刚踏进沙漠,就遇到一次不大不小的风,加上首次爬沙山,使人感到特别不适应,眼睛睁不开,嘴巴里全是沙子沙山使人上一步退半步,特别吃力。一个又一个的沙山,翻下爬上,绕着山坡走“之”字形,好不容易走到下午,用GPS一测,直线走了十多公里。
    三天过去了,沙山愈来愈大,我们的直线行程才走了30余公里,为了给饥渴的骆驼饮水,我们按地图向南边靠近,在阿尔金山的边缘地带为骆驼找水源,地图上的水源没找到,却顺着野骆驼的足迹,意外地在另一个区域发现一眼地图上未标记的小泉,泉水少得出奇,只能用碗舀着饮骆驼,这总算是解决了一项关键性问题。5月13日,当地时间5点40分全队就出发了,这是进沙漠以来出发最早的一次。大家都很兴奋,按昨晚电台约定,由于他们没有找到泉水,今天车队(实际已是单车)也拔营向前来接应。目前,我们已经基本走出沙山,行军速度明显加快。中午时分从望远镜中就远远地看到一辆大车摇摇晃晃地迎面开来,一小时后两队胜利会师。就在大队刚刚会会不久罗布荒原中又刮起了大风,再晚一小时会合,我们都会陷入绝境之中,整整4天的沙暴,车队与驼队根本无法会合,这时驼队的给养和水已消耗完,电台发电机的汽油也仅够10分钟。13日又是西方人最忌讳的日子,今天幸好我们赶在了沙暴之前。但在考察队撤出沙漠之后,原路返回的驼队却在沙暴中走散,驼工小张在沙漠中丢失了整整6天,幸好他遇到了后来进入该地区的地质队才幸免遇难。
下一篇: 上一篇:双峰野骆驼分布与数量
评论
以下是网友对 追梦罗布泊 的评论:
发表评论
大名: